無標題文檔 亚洲欧洲日本中文AV

追尋鐵嶺紅色記憶 傳承鐵嶺紅色基因

鐵嶺市委黨校課題組

2021-11-23 10:17來源:鐵嶺日報社

【字體:

編者按:紅色基因確保共產黨人把握前進的正確方向,不斷凝聚愛國奉獻、求實創新的精神力量。紅色基因永葆共產黨人不斷前進的根本動力。鐵嶺具有悠久的歷史,更具有豐富的紅色文化基因。鐵嶺是中國共產黨在東北較早建立黨組織的區域之一,100年來,鐵嶺黨組織走過了輝煌的歷程,領導全市人民進行了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遼北大地煥然一新。鐵嶺擁有豐厚的紅色文化資源,孕育諸多英雄人物、黨史故事、紅色記憶呈現出了鮮明的鐵嶺特色。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常學常新;黨史是最好的營養劑,催人奮進。黨史學習,紅色資源是富礦,鐵嶺的紅色文化資源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思想政治教育的優勢資源,見證了鐵嶺革命、建設和改革實踐的光榮歷史,展現了廣大共產黨員對信仰的堅守、對民族精神的傳承和對民族復興偉業的不懈追求。回望過往歷程,眺望前方征途,我們必須始終賡續紅色血脈,用黨的奮斗歷程和偉大成就鼓舞斗志。今天,讓我們穿越歷史,沿著無數先驅者的紅色足跡,走進鐵嶺那段紅色記憶,見證鐵嶺人民不屈不撓的抗爭精神。

一、亂世之秋——鐵嶺民不聊生

解放前的鐵嶺,貧窮落后。內憂外患,經濟不發達,百姓窮困潦倒,民不聊生。社會矛盾日益尖銳,遼北人民奮起反抗斗爭,掀開鐵嶺革命歷史的序幕。

(一)沙俄侵略:覆巢下的鐵嶺無寧日

在歷史浪潮中,鐵嶺城的命運與國家的命運永遠是分不開的。從19世紀末開始,中華民族內憂外患,物產豐富的東北地區成為俄、日等帝國主義列強角逐爭奪的焦點。沙俄和日本搶掠東北大片領土,尤其是《中俄天津條約》簽訂后,成為商埠后的鐵嶺,帝國主義侵略勢力更是蜂擁而至,商品、洋教紛至沓來。1903年,中東鐵路南滿線的通車,更為沙俄的進一步侵略創造了條件,他們在鐵嶺駐扎軍隊,掠奪財產,破壞糧田,騷擾鄉民,晚清地方當局無能為力,覆巢之下的鐵嶺再無寧日。面對外敵入侵,鐵嶺人民奮起反抗,早在1900年7月5日,鐵嶺就爆發了義和團運動,燒教堂,拆鐵路,打響了反侵略的第一槍,雖遭到清政府和沙俄帝國主義的聯合鎮壓,以失敗告終,但反映出了鐵嶺人民不甘心忍受帝國主義的侵略,也要爭得民族獨立的不屈不撓的反抗精神。

(二)日俄爭霸:泥潭中的鐵嶺遭摧殘

在帝俄不斷加劇對東北掠奪的同時,經過“明治維新”后的日本也開始了瘋狂的對外侵略,1904年爆發了日俄戰爭,鐵嶺是受害最為慘烈的地區之一,日俄兩軍在鐵嶺拆民房、毀民地、筑炮臺、挖戰壕,鐵嶺城籠罩在硝煙彌漫的戰爭之中,無辜百姓飽受戰火摧殘。1905年9月,在美國的調停下,日俄雙方在昌圖二道溝一線達成停火協議,從此以后,鐵嶺成了日本帝國主義的勢力范圍,鐵嶺人民也開始了長達四十年的抗日斗爭。日本在鐵嶺設軍政署、領事館,派重兵駐扎,竊取情報;辦銀行、開工廠,壓榨工人,傾銷日貨。除貿易掠奪外,日本還對鐵嶺人民進行奴化教育,開辦帶有殖民地色彩的學校、醫院和其他文化設施,企圖奴化鐵嶺人民,征服鐵嶺民心。

(三)內憂外患:鐵嶺人民奮起反抗

鐵嶺人民除了受帝國主義侵略外,還受到奉系軍閥的壓榨。當時鐵嶺人繳納的各種賦稅名目繁多,不僅有畝捐、車捐、商捐、菜園捐、牲畜捐等正稅,還有田稅、豆稅、生產稅、馬稅、牛稅、騾稅、驢稅、豬稅、羊稅、過路稅,甚至結婚、上學、畢業都要納稅,老百姓苦不堪言。奉系軍閥還通過“清丈土地”盤剝農民,公地私有化由此帶來了軍閥官僚大地主階層,地主、富農憑借占有的大量土地對無地或少地的貧苦農民進行殘酷的剝削和壓榨,鐵嶺地區80%—90%以上的窮苦農民食不果腹,過著糠菜半年糧的苦日子。

面對著社會狀況的越發復雜,社會矛盾的越發尖銳,遼北人民奮起反抗,從最初自發的經濟斗爭發展為后來有組織的政治斗爭,一批批遼北工人階級迅速崛起和成長。1919年,北京爆發“五四”愛國運動,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在苦難深重的鐵嶺大地上引起了強烈反響,喚醒了廣大的鐵嶺人民。鐵嶺學界首先響應。鐵嶺女子師范學校、鐵嶺簡易師范、西豐中學的學生們不顧張作霖“取締學生集會”的禁令,舉行罷課,上街游行,高呼“外爭國權 內懲國賊”、“拒絕和約簽字”、“抵制日貨”等口號,聲援北京學生的反帝愛國斗爭,在鐵嶺城內引起強烈反響。在“五四”運動的影響下,遼北地區的工人罷工此起彼伏,給沉悶的遼北大地帶來極大的震動。據不完全統計,從1919年至1928年,鐵嶺比較有影響的工人罷工達20多次,參加人數達3000多人,學生、工人的反帝愛國運動擴大了革命的影響,揭開了現代鐵嶺革命歷史的序幕。

二、曙光初現——鐵嶺有了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的成立,從根本制度上徹底改變以工農群眾為主體的人民地位,實現他們翻身解放、當家作主、共同富裕和全面發展。中國共產黨的成立深刻改變中國人民的前途和命運。

(一)東北有了統一的領導機構:中共滿洲省委的成立

1927年10月,中共滿洲臨時省委成立,開始統一領導和建立東北地區的各級黨組織。1928年1月,中共黨員郭任民來到鐵嶺師范學校傳播革命思想,宣傳共產黨的主張,鐵嶺師范成為了遼北最早有中國共產黨活動的地方。同年2月和3月初,省臨委選派在省委農民訓練班畢業的3名學生到鐵嶺地區做農運工作。3月初,中共沈北張家堡小學黨支部在鐵嶺、沈陽之間建立,張家堡小學黨支部根據中共滿洲省臨委的指示,將油印好的傳單散發到鐵嶺縣城及附近農村,在鐵嶺城鄉產生了較大影響,在1928年3月,許多鐵嶺縣城鄉的普通群眾已經知道中國有了共產黨。1928年12月23日,中共滿洲省委擴大會議確定“在鞍山、鐵嶺設法尋找線索”,建立黨的組織。

(二)鐵嶺第一個黨支部:中共滿洲省委開原支部成立

1929年7月末,剛剛就任中共滿洲省委書記的劉少奇決定派共產黨員安永祿秘密回到開原,著手建立黨的組織,就這樣,一個戴著近視眼鏡的年輕人回到了家鄉,以自己的原名安永祿在家鄉開展革命活動。安永祿是目前所知的鐵嶺籍最早的中共黨員,也是最早在本地區以共產黨員身份從事革命活動的鐵嶺人。1929年8月,中國共產黨在鐵嶺地區的黨支部——中共滿洲省委開原支部在開原縣城秘密成立,安永祿任支部第一任書記。1930年6月以后,中共開原支部改為中共開原特別支部,簡稱“開原特支”。當時,在開原從事地下工作的中共開原支部共有兩人,除了安永祿之外,另一人叫李政國,他和安永祿通過公開發行報紙《開原公報》,對群眾進行通俗易懂的革命宣傳教育,開展抵制日貨等革命活動,揭露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陰謀,在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及青年學生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1932 年初,黨組織派安永祿去蘇聯學習,在綏芬河越境時,由于眼鏡跌落,尋找時被蘇聯邊防軍發現,誤認為偷渡開槍射擊,安永祿犧牲在中蘇國境線上,年僅29歲。在鐵嶺地區第一個黨支部成立一年后的1930年8月,中共鐵嶺地區第一個區委清河溝區委在開原建立,區委下設興隆臺、上肥地、上清河三個黨支部和西豐老營場黨小組,共有黨員30多名,同時建立了開原、鐵嶺、西豐三個青年團特別支部,他們活動在鐵嶺東部山區,組建了游擊隊和農民協會,張貼標語、散發傳單,傳播革命思想、打擊漢奸、襲擊日本領事館,擴大了黨的影響,鼓舞了廣大人民群眾。

三、三年鏖戰——鐵嶺重回人民懷抱

1921年到1949年,我們黨團結帶領中國人民進行28年浴血奮戰,打敗日本帝國主義,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完成新民主主義革命,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一)烽火前沿:國共雙方激烈爭奪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國主義宣布無條件投降,抗戰勝利后,中國共產黨清醒地認識到內戰不可避免,1945年9月,中共中央確立了“向北發展、向南防御”的戰略方針,八路軍延安總部發布命令:東北抗日將領呂正操、張學思、萬毅各率所部迅速挺進東北;冀熱遼軍區司令員李運昌部即刻進軍遼寧。不久,中央又派20名中央委員及大批黨政干部開赴東北,成立中共中央東北局,八路軍總部宣布成立東北人民自治軍(東北野戰軍),任命林彪為司令員。1945年8月12日,八路軍山東軍區根據延安總部第二號命令決定:以膠東軍區特務營和魯中軍區、濱海支隊為基礎組建東北挺進縱隊。9月24日下午,集結于山東黃縣欒家口渡口的東北挺進縱隊開始分批乘船渡海,直奔遼寧,并于10月3日抵達沈陽東大營。根據中共中央東北局決定,挺進縱隊兵分兩路,右路由萬毅率領經撫順開往吉林方向;左路由王振乾、管松濤率領北出沈陽,先取鐵嶺,再打法庫,后進長春。10月27日,左路二支隊經一天急行軍進至鐵嶺城南遼海屯一帶。當時鐵嶺城內駐有國民黨保安隊300多人,由于二支隊官兵身著黃色新軍裝、配備日式武器裝備,被迷惑的鐵嶺縣維持會和保安隊以為“國軍”到了,在西門外列隊歡迎。二支隊將計就計,大搖大擺地開進了鐵嶺城。八連指導員王志遠、連長甄友昌和“維持會”、偽保安隊的官員們寒暄了幾句,那些人忙點頭哈腰,連連表示感謝。二支隊將支隊部設在鐵嶺城內“德盛號”商店,“維持會”還派人送來大米、白面和豬肉,以示慰勞。為了控制鐵嶺城,三大隊長桑維義和教導員宋殿倫連夜召集連級干部會議,研究布置戰斗任務。10月28日清晨,三大隊各連開始行動。由于事先做了細致地偵察,摸清了各處的情況,偽保安隊又沒有防備,沒費一槍一彈就順利解除了偽保安隊的武裝,收繳大槍230多支、手槍30多支。勒令解散鐵嶺縣“維持會”,鐵嶺縣城獲得了首次解放,回到了人民的懷抱。隨即召開偽縣政府全體職員大會,宣布鐵嶺縣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并從東北挺進縱隊抽調部分人員,組建了縣公安局及各區村民主政權。

(二)風起云涌:地委機關多次轉移

1945年11月20日,中共遼寧省工委決定組建中共鐵嶺中心縣委,派楊易辰任中共鐵嶺中心縣委書記,統一管轄鐵嶺、開原、法庫、康平等縣。鐵嶺警備區相應改稱鐵嶺軍分區,楊易辰兼任軍分區政委。鐵嶺中心縣委設在原鐵嶺尋常高等小學校院內(鐵嶺縣中心醫院現址)。隨著鐵嶺中心縣委的建立,共產黨在鐵嶺地區的影響力日益擴大,中心縣委組織工作隊赴遼河以西地區發動群眾,開展反殲清算、減租減息工作,沒收日偽資產,鞏固人民政權,宣傳黨的政策,組織公職人員、教師聽報告,爭取知識分子參加革命。1945年12月的一天,楊易辰突然接到省委書記陶鑄在法庫打來的緊急電話,于是,緊急從鐵嶺直奔法庫縣楊六公館陶鑄辦公處。陶鑄說,形勢驟變,省委決定鐵嶺中心縣委改為遼西省第一地委,管轄鐵嶺、法庫、康平等縣及沈北一帶的工作,任命中共沈陽市委書記孔原兼任遼西一地委書記,要求楊易辰速到昌圖縣組建遼西二地委。于是,楊易辰通過電話向鐵嶺傳達了省委指示,然后直接奔赴昌圖,踏上了新的征程。

(三)迎來解放,鐵嶺人民站起來了

1946年3月,國民黨軍隊大舉進攻鐵嶺地區,迫使鐵嶺地區的黨組織先后撤到農村,建立農村根據地,當時遼北地區是遼吉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國共產黨與國民黨爭奪最激烈、戰斗最頻繁、環境最艱苦的前沿地區。鐵嶺地區除了鐵嶺縣城以外都經歷過反復的爭奪,遼北地區進行了大小數百次戰斗,這其中包括載入中共軍隊戰史的著名戰斗昌圖大洼金山堡殲滅戰。從1947年10月開始,鐵嶺地區開展了大規模的疾風暴雨式的土地改革運動,通過打土豪、分田地,廣大農民獲得了夢寐以求的土地,更加擁護共產黨,他們全力以赴支援前線,積極踴躍參軍參戰,鐵嶺地區各縣為主力部隊共輸送了近三個師的兵力,為解放戰爭的勝利作出了鐵嶺人民應有的貢獻。

1948年10月28日,鐵嶺縣城被東北人民解放軍第十二縱隊三十六師解放,鐵嶺縣城回到了人民手中,標志著鐵嶺地區全境獲得解放,鐵嶺歷史翻開了嶄新的一頁。就在鐵嶺解放的第四天,東北野戰軍第一、二、十二縱隊及第一兵團各獨立師解放沈陽,東北全境解放!鐵嶺人民歡天喜地,歡呼雀躍!11月11日,在鐵嶺中學大操場召開了2萬人慶祝東北解放大會,會場上紅旗招展,大幅標語掛滿大街小巷,中小學生手持紅紅綠綠的彩旗,排著整齊的隊伍步入會場。“國民黨反動派被推翻了,解放戰爭勝利了,鐵嶺人民站起來了!”會場上,口號聲一浪高過一浪。游行隊伍沿著南馬路、工人街、中央街前進,家家戶戶張燈結彩,鞭炮齊鳴,秧歌、高蹺、舞獅表演熱鬧非凡,龍首山上,人們載歌載舞,成了歡樂的海洋。

隨著東北全境的解放,地委、專署、分區于1948年12月末全部撤銷,所轄各縣(旗)歸中共遼北省委直接領導。從1929年8月,中國共產黨在鐵嶺地區建立第一個黨支部,只有2名黨員,如今發展到7000多個基層黨支部,16萬多名黨員,鐵嶺地區的黨組織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由弱到強,鐵嶺地區黨的歷史證明了一個真理,只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維護人民的廣大利益,就能獲得人民的支持,就能不斷地取得勝利,這是我們黨的歷史當中的一個寶貴經驗。

四、紅色資源——汲取奮進力量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紅色基因就是要傳承。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經歷了多少坎坷,創造了多少奇跡,要讓后代牢記,我們要不忘初心,永遠不可迷失了方向和道路。只有賡續精神血脈,才能汲取奮進力量。

在鐵嶺的崢嶸歲月里,涌現出了無數仁人志士的英雄事跡,留下了無數先驅者的紅色足跡,一些享譽中外的英雄模范人物更是與鐵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留給了鐵嶺人民十分寶貴的精神財富,因此,讓英烈精神在新時代綻放出更加絢爛的光芒是鐵嶺人義不容辭的責任和使命。

鐵嶺黨史人物眾多,有開國總理周恩來,有中國的第一個布爾什維克任輔臣,有遼寧省第一任省長杜者蘅,有西安事變的秘密策劃與發動者之一,后被周總理稱為“東北人士的楷模”的高崇民,有在革命時期創辦學校的教育家,為統一戰線發揮重要作用的民進中央副主席車向忱,有舉起“遼寧抗日救國軍第五路軍”大旗的欒法章,有被毛主席命名中國“八大媽媽”之一的東北抗聯呂老媽媽等等。這些英雄人物展現了共產黨員對信仰的忠誠與堅守和百折不撓的斗爭精神,是中國共產黨精神譜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鐵嶺市要以此次黨史學習教育為契機,以鐵嶺紅色文化為重要載體,更深地挖掘、更多地激活鐵嶺紅色文化,講好鐵嶺英雄模范的故事,展現鐵嶺紅色文化的獨特魅力,不斷激勵鐵嶺市廣大黨員群眾干事創業,堅定不移跟黨走。

(一)英勇無畏的斗爭精神

歷史煙云浩瀚,革命精神永存。在新的起點回望鐵嶺的斗爭年代,此起彼伏的槍炮聲仿佛還在耳畔回響,巍巍龍首山和高聳的白塔見證了鐵嶺無數個革命志士,為挽救民族危亡,英勇戰斗、不畏犧牲的精神。鐵嶺有血灑南京雨花臺,犧牲時年僅17歲的最年輕黨員石璞,他在腥風血雨的大革命時期從事黨的地下工作,動員廣大學生和群眾開展反對帝國主義和國民黨軍閥反動統治的斗爭,后被叛徒出賣,不幸被捕入獄,面對敵人威逼利誘,正氣凜然,毫不畏懼,對黨的機密一字不吐,沒有絲毫的動搖和屈服。鐵嶺有抗戰時期與日寇英勇搏斗,因漢奸出賣被俘被殺害,時終年56 歲的東北抗日義勇軍第五路軍副司令白子峰,九一八事變后,東北地區淪陷,54歲的白子峰深知國破家不保的道理,與家人商議為今之計必須喚起民眾、共興救亡圖存之舉。于是,他率子侄30多人參加欒法章的抗日隊伍,對當地駐守日寇進行沉重打擊。后因漢奸程子源出賣被俘,面對日軍的高官厚祿的誘降政策,他嚴詞拒絕。面對敵人十幾種酷刑,他毫不動搖,雖被折磨的血肉模糊,雙目失明,但他大義凜然、視死如歸,最終束手無策的敵人將他活埋在開原日軍北大營。鐵嶺有在金門戰斗中不幸犧牲,年僅22歲的海岸青松安業民。1958年夏,安業民隨部隊調防福建前線,任海岸炮兵150連廣山海岸炮陣地火炮瞄準手。在炮擊金門戰斗中,為火炮和陣地安全,他全身燒傷面積達百分之七十以上,仍以頑強毅力繼續堅持戰斗40分鐘,直到炮擊結束,最后因傷勢過重,不幸犧牲,年僅22歲。他犧牲后,海軍黨委追認他為“中國共產黨黨員”,追記一等功,被授予“共產主義戰士”稱號。福建廈門修建了安業民烈士墓,紀念碑上鐫刻著朱德親筆題詞“共產主義戰士安業民永垂不朽!”今天鐵嶺人所熟知的業民村、業民鄉、業民鎮,就是當年為紀念英烈、弘揚英雄精神,在烈士的故鄉,用英雄的名字命名的,以此來永遠紀念這位為國捐軀的烈士。鐵嶺黨史中還有許許多多不怕犧牲、在困難面前不低頭、不退縮,在挫折面前不言敗、不放棄的英雄兒女,他們保家衛國英勇頑強的斗爭精神仍是今天鐵嶺人民最寶貴的精神財富和動力源泉。

(二)公而忘私的奉獻精神

回顧百年黨史,我們黨為人民而生、因人民而興。黨之所以能夠在攻堅克難中不斷取得勝利,就是因為始終堅守為人民謀幸福的初心。鐵嶺黨史中也走出了無數個一心一意為人民,堅守初心與使命的共產黨員。鐵嶺有人民最崇敬、最愛戴的好總理周恩來,1910年春周恩來被伯父周貽賡召來到鐵嶺讀書,正如總理在1946年接受美國《紐約時報》記者李勃曼采訪時講到的:“十二歲那年,我離家去東北,這是我生活和思想轉變的關鍵……我在鐵嶺入了小學,六個月后又去沈陽入學,念了兩年書。從受封建教育轉到受西式教育,從封建家庭轉到學校環境,開始讀革命書籍,這便是我轉變的關鍵。”1962年,他又攜夫人鄧穎超回到了闊別52年的第二故鄉鐵嶺,雖然這次總理只在鐵嶺停留了5個多小時,沒吃飯,沒休息,只喝了幾碗白開水,但時時刻刻都在關心著第二故鄉人民的生產生活。他開座談會,仔細詢問人口、口糧、土地、牲畜、農具等方面的問題,“糧食打了多少?化肥夠不夠用?”他走訪農民家庭,坐在炕沿上和百姓細嘮家常,“有沒有朝鮮族學校?上學離這遠不遠?還養不養黃牛?被子夠蓋不?”他重登龍首山,詢問縣委領導“這河的水用得怎么樣?能灌多少田?”走訪一路,詢問一路,并認真做好記錄。總理一生都在詮釋著什么叫做忠于黨,忠于人民的公而忘私的奉獻精神。鐵嶺還有在鐵嶺工作和生活了170天,曾寫下39篇日記、4封信件、1封家書、1篇《贈言》,留下“雨夜送大嫂”等故事的共產主義戰士雷鋒。雷鋒從1962年2月26日隨所在部隊到鐵嶺橫道河子下石碑山村進行國防施工,同年8月15日從鐵嶺返回撫順營地后不久不幸因公殉職。雷鋒在來到鐵嶺的當天就在日記中寫到:“過去,我是孤苦伶丁的窮光蛋。現在,我是一個光榮的共產黨員,國家的主人。將來,我永遠是黨的忠實兒子,人民的勤務員。”3月16日,他在日記中又寫道:“我是黨的兒子,人民的勤務員。我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我就在哪里工作。”那一年,他把鐵嶺當作他的家,把身邊那些和藹可親的鄉親們當作家人,在鐵嶺的下石碑山村度過生命中的最后時光。在下石碑山村鄉親們的記憶中,雷鋒衣著整潔,生活儉樸,為人謙和,非常熱心。他到村里不久,正趕上春耕時節,雷鋒就帶領全班戰友,在完成任務后,或幫老鄉干農活,或幫助大家挑水、起糞、掃院子。每次鄉親們從地里回來,家里的水缸總是滿的,院子也是干干凈凈。5月2日,在下石碑山村發生了全國人民耳熟能詳的雷鋒雨夜送大嫂的感人事跡。在鐵嶺,雷鋒用一心向黨,向著社會主義的堅定信念,用語言和行為表現出的先進思想、道德觀念和崇高品質,鑄就成偉大的“雷鋒精神”。新時代,我們仍然需要雷鋒,雷鋒已經成為中華民族一個向上向善的“道德符號”,一面永放光芒的“鮮紅旗幟”。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雷鋒精神是永恒的,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生動體現,讓雷鋒精神在全社會蔚然成風,世世代代弘揚下去。”今天,鐵嶺更要進一步傳承雷鋒精神、弘揚雷鋒文化、高舉雷鋒旗幟、續寫雷鋒日記、傳頌雷鋒故事,以更高的標準、更有力的舉措、更務實的行動,努力當好學雷鋒的示范者、帶動者和領跑者,向新時代交出新的學雷鋒答卷。

(三)家國情懷的擔當精神

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絕不是輕輕松松、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全黨必須準備付出更為艱巨、更為艱苦的努力。”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中,時時刻刻都在體現著共產黨員的擔當與使命。回顧鐵嶺黨史,也涌現出了一批又一批敢于擔當、善于擔當的黨員干部。鐵嶺有最早在鐵嶺地區從事革命活動的中共黨員、東北地區黨的組織建設的先驅者、遼北第一黨支部書記安永祿,1929年8月,帶著中共滿洲省委書記劉少奇的支持和重托,他開創性地建立了中國共產黨在遼北地區的第一個黨支部——中共滿洲省委開原支部。他通過國民外交后援會和中學領導、教師組織學生和工商界開展抵制日貨等活動,有力地揭露了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陰謀,從而成為了東北地區馬克思列寧主義思想的早期傳播者和東北地區優秀的工人運動領導者,這是安永祿的擔當,如果沒有他在黨組織遭受嚴重破壞時,聽命于中共滿洲省委的安排,不顧自身安危組建鐵嶺地區第一個黨組織,那么鐵嶺地區的革命活動就很難開展起來,因此,他在中共鐵嶺地方史上占據著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中共鐵嶺地委黨校的創始人、鐵嶺地委黨校的第一任校長曾志也是敢于擔當的代表,1945年11月25日,曾志隨東北大軍從延安來到遼寧,任中共沈陽市委委員兼鐵西區委書記。1945年12月初,中共遼西省委決定成立中共遼西(吉)第一地方委員會,任命孔原為地委書記,曾志任地委組織部部長,管轄鐵嶺、法庫、康平等縣及沈北一帶。負責主持地委機關的日常事務工作的曾志,始終堅持戰斗在對敵斗爭的最前沿,先后轉戰鐵嶺、法庫、康平等地,領導中共遼西一地委建黨建政、建立地方武裝、建立第一道防線、創辦地委機關刊物、發動群眾等活動。1946年4月,由于國民黨軍隊不斷向北進攻,曾志仍然堅持留在一地委最前沿,領導鐵嶺、法庫、康平、昌圖的反奸清算、減租減息、分開拓地、剿匪反霸斗爭,組織創辦了中共遼西一地委黨校,這是鐵嶺最早的黨校,校長由曾志兼任。當時區村干部極為缺乏,大力培訓本地積極分子充實到地方一線工作是當務之急,曾志指導地委黨校舉辦了第一期干部培訓班,共有學員200多人。1946年,曾志在鐵嶺、昌圖、康平、法庫指導發動群眾工作,參與軍事上開展游擊戰、壯大軍分區和縣區武裝;地方上肅清地主惡霸、殲滅土匪、取締國民黨維持會;組織上培養大批貧雇農積極分子和基層干部,建立農會以及區、鄉、村政權。由于曾志開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使鐵嶺廣大人民群眾改變了國民黨是正統的觀念,對共產黨、人民軍隊和人民政府更加信賴和擁護。

今天,利用好鐵嶺的紅色資源、發揚好鐵嶺的紅色傳統、傳承好鐵嶺的紅色基因,賡續鐵嶺英雄先烈們的精神血脈,必須將“堅定不移跟黨走”“不怕吃苦不怕累”“全心全意為人民”等紅色基因繼續發揚光大,讓根植于鐵嶺的紅色生命更具生長活力和獨特魅力,從而為鐵嶺人民奮進新時代、起航新征程提供更加強大的精神力量。

(課題組成員:曹立清 宋艷 張帆 陶曉旭 王忠國)


編輯:韓濤
無標題文檔